被殺死 5 萬次、去世前都是跑龍套:福本清三,卻是日本影壇最敬重的傳奇

福本清三過世了,享壽 77 歲,因肺癌死在 2021 年的元旦。

若長期關注影劇消息的朋友便知道,福本清三的離世是件大新聞。

他不是流量巨星、不是帥氣偶像,更不是什麼拿獎專業戶,而是一位龍套演員,且一演龍套就是 55 年,絲毫沒有想要「搏上位」的心。

就算是臨演,有時只有拉背鏡頭,福本清三照樣兢兢業業;就算被主角殺死 5 萬次,福本清三堅持死得搶眼、死得淒厲,只為襯托主角的英勇與偉大。而就是這樣一個演員,最終博得日本影壇的敬重,成為一名傳奇的龍套巨星。

福本清三的故事,很適合給一天到晚把「尋找人生意義」掛在嘴巴上、自認出走冒險就可以認識自己、結果內心還是迷茫不已的人。

福本清三,是一名萬年臨演

角色專門被砍,領過 5 萬次便當

若無綠葉,焉能成就紅花?在這個人人總想著當主角、爭 C 位的功利年代,福本清三從頭到尾就沒有這種念想。

他一生專注做好本份,努力學習當一名「刀下魂」(kirareyaku

刀下魂,指的是專門被主角殺死的角色,大多沒有對白、沒有正臉鏡頭、沒有化妝師,演員必須自己打點造型。

50 年代末期, 15 歲的福本清三透過親戚介紹開始當臨演,那時候盛行時代劇,他輾轉各個劇組跑龍套,演的都是被主角砍殺的小角色,舉凡知名的《無仁義之戰》系列和《極道之妻》系列,都能見到福本清三各種一晃而過的慘死鏡頭。

日本媒體為福本清三做統計,他被殺次數超過 5 萬次。

 

 

再怎麼被瞧不起,堅持相信自己的價值

福本清三長年研究「如何被殺」

福本清三所屬的龍套演員群有個稱呼叫做「大部屋俳優」,薪水不多、容易被取代、經常被劇組人員使喚和大小眼。

每個加入大部屋的臨演都是帶成名美夢進來,最終卻因窮困經濟條件、他人鄙夷眼光、總是紅不起來等理由,各個無奈求去。

福本清三堅持不放棄,他不只甘於清貧,更秉持著「即便再不起眼的工作,都有它存在的理由」的信念前行。

福本清三某次被導演鼓勵:「即便是畫面角落裡的小角色,如果只交出敷衍了事的演技的話,整個鏡頭都會作廢。」就是這句話,讓福本清三堅信就算再怎麼被人瞧不起,自己仍是一部作品中強大的力量之一。

他非常重視自己拿到的每個「刀下魂」角色,為此鑽研喜劇大師卓别林的作品,發現卓别林很喜歡用極其扭曲的面部表情和誇張肢體動作表現死亡,將死亡演繹出某種超出現實的荒誕美感。

福本清三決定向卓别林學習,試圖在猙獰死態中展現不容忽視的張力。

他說:「用最『不酷』的方式死去反而最『酷』,越是奮不顧身的醜陋死法,越會有一種美感在裡頭。」

有網友曾剪輯福本清三歷來作品中的各類慘死。

福本清三最知名死招是「蝦式反折死法」:被砍後先是上半身往後倒,下半身直挺挺站著,乍看很像身體被砍成兩半,直到 5 秒後才全身倒地。

他武打是戲、被殺是戲,總是竭盡全力在不搶走主配角的風頭下,賣力慘死、靜靜發光。

這就是福本清三面對表演的態度:毫無慕名念頭,單純發乎內心熱愛己身的工作,且認真將自己在做的事情「當一回事」,並且樂在其中。

能不能賺錢、被不被看見,都是其次。

 

 

龍套多年,福本清三獲得國內外影壇敬重

跑龍套近一甲子,福本清三曾與知名大咖高橋英樹、高倉健、松平健等合作,還曾經在好萊塢電影《末代武士》跑龍套,飾演監控湯姆克魯斯的「Silent Samurai」。

福本清三在《末代武士》台詞少,份量感十足,片尾更在全球觀眾面前展現他耕耘 40 幾年的刀下魂奧義,令人看得相當動容,該片讓長年默默無聞的他,終於獲得外界注目。

曾在《末代武士》演出要角的大咖演員真田廣之說過:「福本清三是我心目中最值得尊敬的英雄。」透露福本清三會私下教授他如何正確使用武士刀,以及如何在被殺時優雅且悲壯地死去。

福本清三生前永不言休,堅持幕前演出跑龍套,終於在 2014 年電影《太秦燈光下》擔當男主角,飾演一個「專門演出被殺角色的資深演員」,並憑該角獲得《第8屆加拿大奇幻電影節》的最佳男主角,為首位得到這項殊榮的日本人。

然接下來,他還是開開心心地跑龍套去也。

有記者好奇,為什麼福本清三那麼喜歡當臨演?福本清三則笑笑地說:「當明星之後,就會擔心自己過氣。我一直都是在谷底,反而很輕鬆呢,因為不可能再往下跌了。」

 

 

人生就要化繁為簡

拋去世俗定義後,你所在乎的是什麼?

人生是一連串化繁為簡的過程。

很多人喜歡為賦新詞強說愁,喜歡思考一些深奧獵奇的學問,試圖探究生命本質,我經常收到的讀者來函詢問:「人生到底有什麼意義。」

根據個人經驗和諮詢,過度懷疑人生意義的人,大多數在現實生活中遭遇到各種想得卻不可得的挫敗,卻不願意認清現實、不願意做出取捨,他們雖然很努力,卻無法承受過程中得不到的無能為力。

又或是他們無法面對失去,無論突如其來的分手,抑或是漸行漸遠的人際關係,他們硬要追出一個答案,但追不出來。

他們怪罪整個世界,質疑來世界就是受苦,人生沒有意義。

但福本清三讓我尊敬的地方是,他將複雜簡單化,似乎早已明白很多形而上的玄機,參透它的方法根本出乎意料簡單。

有問題的從來就不是世界,你要去在乎的意義也不是關於整個世界,而是你如何看待你此時此刻的生活態度與方式?

你自己想怎麼過你的生活?如何親身體驗?如何認同自己的經驗、感受自己的經驗?這才是最重要的。

外界跟你的連結與關係,就是「個人經驗」的一種。

但如何去「定義」這個經驗給你的感受,那是交給你決定的,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。

一場分手,一場交惡,你可以將其視為性靈飛躍的養分,也可以視為人性本惡的虛無,你要成神成魔,都是操之在你的思維,這將默默地影響你的未來,一如柴契爾夫人那句話,人要先注意思想,否則會化作你的命運。

縱使被外界視為不起眼的臨演、賺不到什麼錢、受盡大小眼,福本清三仍舊定義自己的經驗是「有價值的」,他將世人最重視的名利放兩旁,把「道義」擺中間。

他心目中的道與義,是對於自己熱愛的事物重視和專注,及無論身處什麼樣的環境下依然認同自己,終身奉行那個「被殺奧義」直到過世。

相信福本清三應該很少會去思考什麼人生意義吧?畢竟認真過日子且認同自己人生的人,這聽起來就好有意義了。

 

全文轉載自 A Day Magazine